新闻中心/xinwenzhongxin
琶洲未来大讨论
琶洲未来大讨论
2016-04-13    来源:

    从荒草丛生的城区“处女地”到大会展经济商圈逐渐浮出水面,琶洲仅用了七八年的时间来进行跨越式发展。接下来的“未来十年,我们要把城市建设的重心转移到推动琶洲地区开发建设上来,集中资源和精力全力推进。”日前,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张广宁到琶洲地区调研时作出指示。据悉,琶洲开发建设定位将更加突出国际会展功能、总部经济功能和旅游文化功能,着力建设国际商贸中心门户区、世界文化名城示范区、产业高端发展提升区,把琶洲打造成广州下一个十年率先加快转型升级的亮丽新名片。《2010- 2020广州城市总体发展战略规划》,勾勒了广州未来十年发展国家中心城市和综合性门户城市的轮廓,由此延续生长出“国际商贸会展中心”等多个内容定位,即以琶洲为原点,以广交会为核心,以港澳、深圳和泛珠三角地区为支撑,打造可以与美国亚特兰大和德国汉诺威形成三分天下的世界级会展贸易大平台。  
    同时,琶洲将总结珠江新城的得和失,保护好滨水城市景观。凡此政策导向将打造一个怎样的琶洲?各界人士对琶洲片区发展又有何高见?南都就此约访各界人士,是为南都区域经济圆桌论坛第五十三期。  

广东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总规划师马向明:  
琶洲可以成为类似纽约中央公园的城市绿地
  
    根据广州市政府的城市发展规划,琶洲地区的发展目标定位是以广州国际会议展览中心的建设为契机和核心,发展成为以会展博览、国际商务、信息交流、高新技术研发、旅游服务为主导,兼具高品质居住生活功能的R B D型、生态型的新城市中心组成部分。按照规划,未来的琶洲将形成以会展博览为主,房地产和高新技术产业为辅的“一主两辅”共三个增长极,分别位于岛的中、西、东部,形成该地区“以点带面,现状滚动”的发展模式。  
    琶洲的规划近年也在随发展形势做了调整。十多年前广交会场馆选址时,有关外贸部门向我询问选址意见,我就认为琶洲是一个非常适宜的选择。虽然广州是千年商都,但从商历史悠久的地区并不少。广州近年来在对外贸易上的长足发展为广州跻身“国家中心城市”和全国商贸领头羊增添了底气。作为亚洲最大的展贸场所,琶洲在贸易领域集聚的底气还可以为打造高端产业提供基石。该地区的交通功能也随着贸易需求的发展逐步四通八达。  
    另一方面,随着经济发展,单一的贸易功能已经难以支撑大型城市核心区域多元化的发展。哪怕是C B D珠江新城,也在扩展人文内涵。琶洲在发展文化功能方面有自己的优势,地区背靠珠江,东部有黄埔军校,可以规划发展成为类似纽约中央公园的大型城市中央绿地,发挥生态功能。珠江新城当前的结构已经十分紧凑,琶洲在未来十年加强开发,可望扩容C B D,形成一个范围更广,功能更为齐全的大型城市核心区。  

广东会展产业研究所所长刘松萍:  
将会展基地当做一个小城市来建造
  
     “在最短的时间、最小的空间里,用最少的成本做最大的生意。”这是会展经济的魅力所在。英联邦展览业联合会调查显示,会展业是成本低廉的营销中介,利润率常超过25%。  
    会展业界人士公认,会展业对其他行业的带动作用是1∶9。
    另据不完全统计,全世界每年的大型会展不少于15万个,仅国际会议就有7万多个。重大的会展可以引来国内外政要、经济巨头、文化名人,可以提高城市的国际知名度。城市会展的产业化水平,是衡量城市国际化和旅游业现代化程度的重要指标之一。  
    问题是,城市会展的产业水平提升有无速成路径,能否“一飞冲天”?现在全球最流行的发展路径是造“会展城”,即将会展基地当做一个小城市来建造,而不仅仅局限于功能片区。这方面的成功典范有美国拉斯维加斯,新加坡滨海新城等等。所以,就目前来看,未来琶洲十年的发展,还必须在高档购物中心、高档娱乐实施、高档办公区等方面发力。  

香港展览会议业协会会长张伟雄:  
会展经济各城市不能单打独斗
  
    面对亚洲这个庞大的市场,消费品的种类越来越多,也带动了区内的展览会在采购方面吸引了很多国内以及亚洲地区的采购商。有两股力量,一股来自欧美,另一股来自亚洲,都积极推动珠三角区内的展览会的转型,逐步转为双向型推广的交易平台。  
    在亚洲的城市当中,广州、深圳、东莞和香港、澳门,无论是从供应商还是采购商的角度来看,在机械、专业的配套、人才等方面都是最完善的一个大型区域。在激烈竞争坏境之下,都不可能采取单打独斗的方式去发展。相反,珠三角区域的会展业应该加强合作,发挥各自的优势去吸引更多的海外企业前来参展、采购,推广和尝试。区域合作与城市的发展为大势所趋。  

广东现代化研究会副会长廖伟阳:  
发力会展功能须依托总部经济和广府文化
  
    珠三角各地级市、北京、上海等城市都在力促会展业发展。但广州的展会文化积淀之深厚,历史之悠久,在全中国是首屈一指的。自秦汉开始,在中国两千多年的开放贸易中,广州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发祥地,到了明代,广州首创外贸交易会,每年夏冬两季定期举办外贸集市。再到清代,广州设立“十三行”,专门从事对外贸易,1757年,清政府关闭漳州、宁波、云台山等三处通商口岸,只留得广州一个口岸对外贸易长达83年。这正是1957年国家在广州设立“广交会”的原因所在,广州自古以来就是国内外商家最多的城市,广州也是海外华侨资源最丰富的城市。只有这座城市才能真正将国内外强大的客流、信息流和商流聚拢到一起。  
    从这个意义上说,琶洲发力会展功能,必须深挖“广府文化”的魂。实际上,广府文化发祥在广肇地区,但真正发扬、发展却是在港澳地区。对应的,会展产业在广州发祥,但现在香港的会展产业却更为发达。细究内里,香港的会展业是根植于“海洋文化”,城市文化更为多元化、国际性。所以,接下来琶洲会展业要取得跨越性发展,必须依托广州城市发展与国际接轨,信息互动更为多元化。“广交会”移师到琶洲,这里头既有老城区地盘局限的问题,也有产业链转移的考虑。现在的琶洲会展业的发展也必须以总部经济、设立大使馆等等为依托。与上海相比,广州在地理位置上略输一筹。琶洲会展业业态的成熟要依托空运港口等物流的配套建设,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  

南丰中国展览及会议总监陈荣基:  
完善配套功能解决“潮汐性人流”
 
     在琶洲已经有国企、港企、民企等不同背景、实力的会展地产开发、运营商云集于此,广交会琶洲展馆、南丰汇环球展贸中心、南丰国际会展中心、保利世贸中心、中洲中心等等,一座座展览馆建筑拔地而起,各花入各眼。这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唯一一个开创“多元化开发模式”的会展基地。好处是各路资本聚到一起可以形成互补。弊端是内部竞争横亘不去。这就需要政府进一步细化琶洲的会展产业规划,进行政策引导,使得区域内的展馆与展馆间形成协同效应,以点带面,面向国际。  
    琶洲板块既是中国面向全球的窗口,也是国外商家进入中国的最佳跳板;这里与香港一衣带水,两个地区有着共同的语言、文化。同时,中国会展业年均增长率将保持在15%至20%左右,预计到2020年,中国会展业总收入将超过1000亿元。凡此种种利好因素叠加在一起,促使南丰集团拿下当年“琶洲地王”。不过,琶洲会展业目前也遇到一些发展掣肘。广交会等各种展会都不是常年展,每个展馆也不可能“天天办展”,于是,这里吸纳到的人流是潮汐性的———白天热闹,晚上荒凉;办展时繁华,展会结束后寂凉。从这个角度看,琶洲的规划不仅仅要突出会展功能,还要完善酒店、写字楼、购物、娱乐、旅游等等的功能配套。而会展功能也不能单一考虑硬件配套,而是需要“以展带会,以会带展”,通盘考虑。  

雅卡商业咨询机构董事长邓国坚:  
搭建产业链,建立价格指数

    琶洲突出国际会展功能的意图在于,推动我省产业从“微笑曲线”中间的生产制造环节,向销售环节和研发设计环节两端延伸。延续这个逻辑,琶洲会展功能的发展不能仅仅着眼于“全球采购”和“面向全球展示”,还要建立价格指数。国际价格的形成首先得以产业集群和重要商品集散为依托,更重要的是要搭建产业链和会展氛围,除了会展服务之外,还必须兼具品牌加盟、新材料新技术的研发设计、电子商务、物流配送、广告营销、金融服务等等。而这个链条上各个环节是有利益集结的,把控产业价格要从利益分配的源头抓起,更细一点说就是,要把新技术新材料研发的骨干企业引进过来,拉拢运用新技术新材料的龙头企业,一旦技术革命,便会产生价格变革。先从区域内形成价格指数,继而才辐射到全国乃至全世界。